北大喜洋暖流

Arashi/坂道48饭,Hacksaw Rigde和Dunkirk,漫圈也在。没事写写同人文的本质高三文科生。随便从用户名挑字叫啦,我都喜欢。感谢有你支持我。

成绩出来了 总分629 班1年2
和真正厉害的人和自己的目标还是有差距的
语文121数学124英语142
历史85地理81政治76
算是阔别一年的年级第二了
继续加油啊。

努力不一定有回报,但是不努力一定不会有结果。

不到一年的时间从年级第二经历了2→4→9→7→19的后退。也迷茫过自己到底该怎么办,自己到底行不行,能不能打败别人。

这次考完终于可以对原来的位置说一声“好久不见,我回来了。”

先打败自己,再打败别人,以后也全力以赴吧。

关于昵称

哈哈哈哈哈可以叫我大喜哦!!
最近心情超级棒!!

认识很多很特别的小姑娘,不管是在身边还是网络上。
像热巧克力,温暖可爱。
像星星,闪闪发光。
像每一个,玫瑰紫的清晨和烟波蓝的黄昏。
她们是我的仙女,我的太阳,我的珍宝。
感谢命运。

傻子。/湮花中秋贺文

节日快乐。
01.
  宋温行觉得他弟宋湮行一定是有了喜欢的人了。
  为什么这么确定呢?
  他在席间看见他弟手里一直攥着根木头簪子,用力到指节都发白了,更何况刚才他还寻了个“有些醉了”的由头退席。
  醉个鬼啊我明明看见你杯子里的酒一口都没喝好吗!!脸红得倒像是喝醉了一样!!
  唉弟弟大了留不住啊…太子殿下痛心疾首。
02.
  宋湮行记得这是自己第二次在中秋家宴上“早退”,第一次还是几年前,他十三四岁岁,正是爱玩的年纪,随便寻了个由头就从殿中溜了出去。
  他惦着千鲤池旁的月亮,想着第一个去许愿。结果猝不及防看到个人影和“鬼火”想来想去好不容易想好的愿望又给吓飞了。
  ????
  “子不语怪力乱神…”宋湮行心里默念着,我二皇子一身正气怎么能怕…不行我还是好怕。
  “诶…你抖什么啊。”那影子发话了,带着光亮又走近了些。“害怕吗?”
  来人是个小姑娘,和自己相仿的年纪,提着灯笼站在石阶上,打量着自己。
  “没…”
  “别怕。”她对他伸出手。
  宋湮行早就忘了那天许的什么愿望,他只记得那天晚上两个人坐在石阶上,一个说,一个听。
  “湖里的月亮好看还是天上的月亮好看?”小姑娘问他,眼里映着月光。
  “…你更好看。”宋湮行脱口而出,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失言了。
  小姑娘“扑哧”一声笑了,笑得宋湮行觉得这满天星子、一湖月色都逊色了几分。
   “你是傻子吗?”
   “湮行。”
“我不是在问你叫什么…”小姑娘瞪圆了眼睛假装恼怒唬唬他,突然听他如此回答,却是把圆圆的眉眼都笑弯了。
“我叫如初。”
  十三四岁,也是情窦初开的年纪。
03.
   安如初从红楼里走出来的时候,宋湮行刚好下马。
  “怎么不在里面待着?晚上风大。”宋湮行牵过她的手捂在自己手里,“这样凉。”
   “相互走来会比较好。”安如初还没来得及回答,宋湮行先抢了话,“你每次都这样说。”
   安如初瞪了他一眼,“我竟不知二皇子殿下抢人话的功夫这么厉害,明明几年前还像个傻子一般,都不会好好回答别人的问题。”
  “那我给如初姑娘请罪。”宋湮行也不恼,拥她入怀,为她簪上那支自己摩挲了好几遍的簪子。“二皇子殿下亲自为如初姑娘做簪子,不知可否抵这罪了?”
  安如初抬头,目光对上他那双星眸。“我不过提了一句你就如此当真…宋湮行,你是傻子吗?”
  “只是你的傻子。”

我吃的cp。

理睡 白桥 白七 桥飞
岚相关
死鬼cp
r76
太中 芥敦
萨杰 船铁
smides 空军组
K相关
忘羡 曦瑶

从偶像到动漫到电影到小说…真够多的。

我可能 抑郁了。

我可能是惧怕假期的。

假期意味着长时间在家,长时间在家意味着哀叹和争吵。就算它们没有来,也要防备着、小心翼翼着。

然后我选择了尽量沉默,发呆也好玩手机也好学习也好,尽量沉默,保持距离,减少交谈。不听不看不说,没有想要做的事,神经紧绷,可以不吃饭的话就不吃,这是我在家的状态。

清醒是痛苦麻木的,睡梦中才是真的平和,至少我是这样想的。白天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,努力拍得好看的照片背后是张呆滞的面孔。每天都无比留恋睡眠的时间,不愿醒来。

半年前还是个会暴怒会哭的人,现在怒不起来也哭不出来,就只是呆滞麻木。

而这些情绪是无处宣泄的,在家里把它们说出来会有人生气,生完气以后会哭。

有只食肉动物把爪子搭在我的脖颈我的胸口,虽然现在它没有把我吞吃入肚的意思,但我知道它会的。

好疼。

替受伤的同学跑了四乘一。
站在跑道上等起跑的时候,身后的我班和其他班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在为我喊加油,被人打call的感觉真好。
听原来的同学说,今天上午一百米比赛的时候被原来的老班挂念了,她说“你们看那个一百米的是不是xxx!”哈哈哈感受到了爱。
下午算是应验了原老班的那句话吧,跑了四乘一。
高一还是在14班跑的呢。
两件事都给我那种,归属感。

在学校六年最后一次的运动会,给初中组当裁判,高三老学姐觉得年轻真好啊。
初一跑400高一跑4*100高三直接裁判养老了。
怀念高一4*100的日子。

結成18年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!💙❤️💚💛💜